【活動報導】相關申請書表格內容
  • 104.10.22(四)謝佳螢女士「作家跟歷史學家是不一樣的」
  • 最後更新日期:2021-04-21
  • 表格用途:專題演講

講題:作家跟歷史學家是不一樣的

主講人:謝佳螢(『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』編輯)

  「故事:說給所有人的歷史」網站編輯謝佳螢,2015年10月22日上午,踏入東吳第二教學研究大樓0634教室,為本系史學方法課程演講「作家跟歷史學家是不一樣的」。

  講者謝佳螢為清華大學歷史所碩士,現為「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」編輯,也是知名歷史小說家,其代表作品有《蘭陵公主》、《拍案御史大夫》、《御前孤娘》等,創作經驗豐富,是學業、事業、興趣兼顧的典範。她首先介紹自身創作歷程,接著解析如何將史料化為故事,說明作家和歷史學家的不同以及其中的共性。

畸形的出版業——讀者為尊,作家被縮小了

  謝佳螢指出,當今出版業以讀者為尊,作家的書寫一切依照市場取向所主導。過去,出版業會培育作家,作家有較高的創作自主性,形成一條從作者出發到讀者的生產鏈:作者-出版社-經銷商-書店-讀者。然而,今日這條出版生產鏈卻完全顛倒了,以「讀者」需求為導向,反過來是出版社要求作家就某些熱門題材創作,出版業完全的商業化和畸形。例如,今日作家要成功,必須先從網路發跡、累積一定人氣和點閱率,才會有出版社的邀約和進帳;謝佳螢解釋,今日是網路當道的時代,也是讀者為尊的年代。這個畸形的出版業,造成台灣的作家被縮得越來越小、創作空間越趨狹隘,以至於書店總是擺放著大批翻譯書籍,只為了取悅讀者胃口,導致許多主流外的創作被忽視。

歷史學家也可以是作家——研究和創作是同時進行的

  謝佳螢透露,念歷史研究所時,因閱讀指導教授賴瑞和的著作《唐代中層文官》,深受啟發,遂以唐代官制為創作背景,設想女性為官故事,寫出《拍翻御史大夫》系列小說。當時,她一面做研究,一面創作;一方面考證小說設定及背景是否合於歷史事實,另一方面又從研究的史料中獲取材料和靈感——最後順利拿到碩士學位,也出版了歷史小說作品!謝佳螢說,「寫作,需要紀律」,就好像做研究一樣,每日都有安排和進度。然而,謝佳螢並不是封閉一隅地研究和創作,相反的,她非常地敞開心胸,接納和吸收生活中的大小事,或從歷史中尋求慰藉、以歷史對應時事。她說明,三一八學運後,對於「國家」滅亡課題的創作特別敏感,尤其也受《洛陽伽藍記》反映的國家興亡刺激,這些生活時事和歷史的慰藉都融為她創作上的動能和養分。謝佳螢亦說明,其生存焦慮感特別深重,碩士畢業後幾度徬徨,常掛念當今人文學院被冠上「沒有產值」的形象,也嘆息許多歷史系的學生畢業後就此和歷史這門領域脫節,於是,她希望能藉由「故事:寫給所有人的歷史」平台,召集和喚回那些具備良好歷史素養的人們共同經營和寫作,普及歷史。

由少到多,由繁到簡——歷史與寫作

  演講最後,謝佳螢以她設計的「短篇小說創作練習」學習單作為結尾,帶領學生神入唐代歷史資料《本事詩》〈情感〉段落。首先,她分析資料中的人事時地物,並在閱讀資料的同時,帶領同學想像文字資料背後的物質性圖像背景,由此考證歷史,產生一個歷史研究與寫作的交融。從歷史為起點的寫作,是由最初的簡短史料文字到建構出一個完整故事小說的過程,由少到多。而,謝佳螢也指出,除了訓練如何將文字由少而多,練習將文字化繁為簡也是相當重要的功伕。

  本次演講題目雖為「作家跟歷史學家是不一樣的」,但是謝佳螢在演講中似乎也透露了兩者的共性和相似之處,拓寬了同學對歷史的認知。本門課為史學方法,謝佳螢的演講讓同學領略到歷史故事製作背後的艱辛,以及其與單純歷史資料研究的不同之處。

撰稿人:歷史三 林安

 

|回到頁首 | 返回活動報導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