訪談人物寫真

「鄉愁」— 章慕安

抵台前後與兒時眷村生活

關於來台記憶

  章慕安女士在江蘇鎮江出生,父母是湖北人。民國38年,當時2歲的章慕安女士跟父母、哥哥隨著部隊從舟山群島坐船撤退到台灣,先是在高雄鳳山下船,再坐大卡車到屏東,最後在屏東水底寮住了十幾年。章慕安女士的父親是軍人,在來台灣前就已經是軍官等級,因此得以攜眷來台。

從屏東到台南―從天堂住到爛泥房

  章慕安女士一家人在屏東時,住在日本人留下來的房子,當時章慕安女士的父親佔到了一間最好、最高級的漂亮房子;沒想到後來因為政府要收回,便改配一間在台南96新村的破舊泥房給章慕安女士一家人,颱風天都要深怕牆壁被吹垮,根本是「竹籬笆的冬天」。

美援物資與眷村記憶

  章慕安女士兒時的眷村生活比較辛苦,基本上只能三餐溫飽、其餘免談。雖說其父親為軍官,但當時軍人的待遇很低,一個月才幾百塊;幸好軍眷有柴米油鹽醬醋茶等補給,至少餓不死。民國40幾年物資缺乏的台灣,由於當時有美援物資注入,章慕安女士的童年眷村生活對於美援的麵粉、牛油、牛奶,以及美國人所捐助的餅乾、糖果、卡片、小玩具、衣服都不陌生。

  而眷村是一個獨特的地方,各省人都是從大陸來的,所以比較團結。他們會成立幫派,眷村的男生分成兩派,一派就是所謂的小太保,一派是想要改善家境的好學生。由於眷村網絡比較封閉,所以與外界的互動也比較少,若有外人想到眷村追女孩子,都會被趕跑,再加上生活習慣的問題,因此當時外省女性通常都是嫁給外省人居多。

在台南與丈夫相識的過程

  章慕安女士初中考上第一志願的台南市女中,高中考到第二志願的新化高中。大學時因為家裡沒錢供她念考上的實踐家專,於是章慕安女士只好回台南去唸台南家專的夜大,然後白天去上班。章女士的第一份工作,是在台南一家瑞士製藥化工廠上班,並且就是在那裡工作的時候遇到先生的。他當時在台南砲校受訓,而章女士的鄰居正好是她先生的同學,因緣際會下便撮合其認識,他們也就這樣認識並於民國62年結婚。因為私人機關不喜歡雇用結婚女性,所以婚後章慕安女士就離開製藥廠,跟先生回台北住在他們家分配到的眷舍,叫大同新村。

(左圖為章慕安與尤克讓夫婦新婚照)

26年的情報局生涯

  民國69年,章慕安女士進入情報局後勤處擔任行政工作,剛開始做收發,後來做行政官,負責各式各樣的行政業務,這份工作是沒有軍階的,而且常常隔幾年就會換業務,其中她碰過最扯、最無聊的是政戰業務,要做一些思想的工作,其實是騙子中的騙子,為控制老百姓以及軍人的思想,說了許多崇高、美好的話與理想;但說一套做一套,很難做到,因為講的、要求的實在太高了。

  除了會碰到很扯的業務外,在情報局也有很多特別的規矩,例如在路上碰到同事時,因為怕對方正在執行任務,所以是不打招呼的。另一個規矩就是要對周邊的人保密,下班回家的時候,會有將櫃子、抽屜歸零、打亂的習慣,然後每天下班時,都要將保險箱、文件櫃、抽屜上鎖,如果沒有用好被上面發現,第二天就準備記過。

  情報局也會有外派任務,局裡的人可能會被派到日本、美國、泰國或滇緬邊區,派美國是最好的、第二等是日本,滇緬邊區就真的很辛苦。章女士有一位同事是因為身份曝光,而撤回台灣的,他後來就待在軍營裡。有次他看到章女士就說:「章姊──妳這麼兇!如果在滇緬邊區早就被人家槍斃了!被人家殺你都不知道。」因為有時候,章女士跟長官、同事都會據理力爭,然後跟先生在一起時,態度上也都比較強勢,他就跟她說:「我們在滇緬邊區不敢欸!滇緬邊區女人很弱,我不知道你們台灣女人這麼可怕。」一番話讓章女士覺得十分有趣。

  其實情報局也很照顧人,士林這附近全部都是情報局的眷村,章慕安女士也分配到房子。她雖然不是軍職、但是先生是,因此章女士便用他的名義頂了一間房。另外,如果被外派出去或因公殉職的人,情報局會照顧他們的子女,將來也能進局裡面工作;但情報局這麼照顧人,也有部分原因是怕有人叛變、投共。

  不過其實情報局裡也很可怕,就像以前那個時代,警總抓人不用理由,情報局抓人也不用。比如你有匪諜嫌疑,就把你帶走。局里有自己的軍法室、牢房還有位於後山的槍斃場所,就是一個私人團體。

  「你負不起責任。」是情報局的名言。有的人發生事情會說:「沒關係,這件事我負責。」但其實根本負不起。像江南事件發生的時候,情報局局長都負不起這個責任。真的有大事情發生的時候,沒有人能負起責任。

  在情報局工作的特色是覺得同志如手足、團體即家庭,很照顧。而且同事之間不會相互競爭得那麼激烈,因為位子多,有飯大家吃,所以說反而能合作。那個時候同志之間比較有愛,大家都很好;但後來縮編的時候,章慕安女士發覺人性有一點變了,大家都想把別人擠走,像章女士就是被擠走的。

  局裡嚴格講起來,以前是很好,就是後來有一點變質了。以前每年的3月17號戴笠冥誕,局裡人員都會回去。可是後來上面長官認為,大陸開放探親後,情報局退休人員回來好像是要來打聽情報、提供給共產黨,所以後來317也取消了,都不讓大家回去。

  雖然章慕安女士是湖北人,但是因為在情報局工作,不能返鄉。在情報局工作有一個最大的缺點,就是退休後有年限管制,基本三年;後來等到年限過了,可以返鄉時又有個問題,家鄉已經沒有親人了。而且回去會還被跟,像現在已經過很久還好,剛開始真的不敢回去,有很多人回去就被請去喝咖啡。

 

|回到頁首 |